Jay-Jay Johanson - Spellbound

专辑:
Spellbound
歌手:
Jay-Jay Johanson
语言:
英语
发行时间:
2011-03-25
风格:
流行 , Trip-Hop
授权单位
EMI
评分:

1 2 3 4 5

0人评分, 平均0

收藏:
收藏这张专辑
播放整张专辑 加入列表

专辑文案:(声明:文案均由授权方提供,并不表示一听赞同其立场或观点)

九十年代中期,一股来自英国南部布裡斯图的潮湿气息笼罩着北欧这个冰冷国度,可恨多年下来,Trip Hop音乐在英国正式陆沉,当年的三巨头Tricky、Portishead以及Massive Attack都纷纷向Trip Hop以外的音乐领域进行探索。但在瑞典,当年在英伦Trip hop音乐熏陶下的音乐人Jay Jay Johanson,依旧坚守这音乐岗位,推出过早年三张经典Trip Hop专集及后来向电子音乐探索的“Antenna”和“Rush”,然后在07年以低调姿态回归,推出“The Long Term Physical Effects Are Not Yet Known”及“Self Portrait”。早前JJJ第二度来到中国,带来一次如诗如画的印象派音乐之旅。笔者有幸跟他作访问,他还透露了即将推出的新唱片中的一些构思。

M: 还记得你上次到中国作巡演时,还特别走到去上海,为单曲<She Doesn’t Live Here Anymore>拍摄音乐录象。为什麽会有这个构思呢?



J: 当我们完成了这首歌后,便感受到当中的阵阵亚洲风情。点点的前奏与电子钢琴的声音,甚至在曲调上,都有着亚洲音乐的原素。理所当然,我们便对那个音乐录象有了幻想,希望可以去到中国或亚洲的一些具异国风味的地方拍摄。后来我们知道要起程到中国表演,于是我便找来摄影师同行到当地拍摄。当时并不肯定现在的上海会是甚麽样子,有点担心这城市变得太摩登,失去了老上海的历史风韵。在这个摩登城市找历史痕迹,的确要花一点时间。幸好我们还是在一个旧港口区,找到了气氛不错的拍摄场地。可是后来一位中国朋友告诉我,当我们拍摄后不久,那个地方就被清拆了,并改建为商业大厦。所以这个音乐录象对我自己及对上海历史都挺重要吧! 毕竟这是个记录了旧上海的点滴的活动影象。



M: 那麽,在<She Doesn’t Live Here Anymore>的音乐录象中,最后一幕出现了刻着「严禁赌博」的中文告示牌。我想你的乐迷对此都一定感到好奇,你知道当中的意思吗?



J: 噢,我们全都明白的。在上海的十日旅程中,有一位充当翻译的女导游同行,协助我们跟当地人沟通,在拍摄时她也在场。她向在场的人介绍我们,讲解我们会如何拍摄,又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在影片中出镜,亦找来及解释相关的剪报给我们拍摄,诸如此类。那次中国之行都是她为我们解释各种事情的。当然这个告示牌在录象裡并不带有特别含意,只是觉得这种警告跟当时人们正围在一起赌博的场面背道而驰吧! 是个很矛盾的对比。对,如你所言,很多人都认为这一幕很有趣!



M: 你之前的三张专辑都把Trip Hop音乐发挥得淋漓尽致。到了2002年,”Antenna”这张专辑中你突然走向跳舞音乐甚至Synth Pop的风格,你甚至连髮型也改变了。当中到底有甚麽概念呢? 甚麽驱使到你有这种改变?



J: 经过了三张专辑,或多或少我们的製作都开始变得惯性起来 -- 创作的手法,演奏的乐器,合作的音乐人都是相同的,连灌录的地方也依旧是同一个录音室。甚至三次世界巡演,都是跟同一班的製作团队在一起。这时侯,大家都开始感觉到一点绷紧,我想: 应该是时候改变一下吧。所以决定下次製作时要做另一种不同的新事物,故当初就萌生了做Side Project的念头。巧合地,那年头的电子音乐圈非常热闹,很多音乐人都走向电子音乐的风格,如Goldfrapp、Bjork、Radiohead等。而我本身深深受着Aphex Twin的影响,故本想找他合作,但要找到他应该不大可能。于是我的第二个心水音乐人就是德国电子组合Funkstorung。他们二话不说就一口就答应了,还叫我到德国找他们。于是我准备了很多题材及电子音乐的东西跟这班男孩一起玩,一起奏。我回到斯德哥尔摩(Stockholm)的录音室后,便着手进行编曲。



至于在音乐上,对我而言,这次是比较电子化的取向。只是后来我在一首歌上作了点改动,将之变得充满着跳舞感而已。这就是后来的<On The Radio>了。我想这首歌对“Antenna”这张专辑起了一点化学作用。我未曾在美国发行唱片,但美国那边的唱片公司人员听过<On The Radio>后都表示极为喜爱,因而安排了到美国发行,还希望整个宣传计划都以盛大的姿态进行。他们还追问我没有更多类似的歌? 那当然没有啦,我本不是刻意要在“Antenna”中走跳舞音乐路线的。不过他们实在太兴奋了,于是我们再做多几首跳舞取向的歌曲作为配合。因此突然之间,“Antenna”就变成了一张极具跳舞电音风格的唱片。



M: “Rush”这张专辑可说是一张我最喜爱的JJJ唱片,我把它听过一千次了。这张专辑是你跟法国音乐监製Jean-Pierre Ensuque合作的。这次合作是早有安排或是一次无心插柳呢?



J: 噢,其实是这样的。Jean-Pierre早在七十年代时,为一队乐队的成员,后来转型成了House音乐的监製。刚巧在製作“Antenna”这张唱片时,有好几首跳舞化的作品没有收录其中。于是在着手做“Rush”时,我便找来Jean-Pierre把这些作品重新整理。因此或多或少, “Rush”一半是“Antenna”时期的跳舞电音的延续,另一半是重回早期三张唱片的慢板音乐风格。所以製作“Rush”的另一半部分时,我又再找来之前合作的音乐人,重新返回当时的製作模式。渐渐地,这也成了之后的专辑“The Long Term Physical Effects Are Not Yet Known”及“Self-Portrait”的创作本质。而我们也完成了最新专辑,大概会在2011年1月出版。



M: 2006年的专辑“The Long Term Physical Effects Are Not Yet Known”,看到你又重返Trip Hop的音乐领域。你对 Trip Hop的钟爱真是如此难捨难离吗?



J: 我不再做这种Trip Hop音乐了。除了头三张专辑,打后的我视之为对流行音乐的种种实验。其实以Trip Hop这个范畴而言,当中必然包括很多Sampler、鼓机、DJs诸如此类的东西。我想,这都是2000年之前的事情了。现在,我们是以实验性的手法去玩奏较Jazzy的歌曲。因此在我们的录音室都没有Sampler,相反是彼此紧密合作,一起弹奏。而电结他是我最近视之为主要的乐器之一,作为製造噪音效果及调整声音。



M: 谈谈你的新唱片“Spellbound”吧! 我在你的MySpace中看到,你会为歌曲做出不同的版本。很想知你这张新唱片是否有些特别的地方呢?



J: 噢,这张“Spellbound”仍会以一般的唱片形式发行,当中会有十一首曲目。这次我们会跟不同的音乐人合作。其实都製作完毕了,只欠灌录歌曲的弦乐部分。是的,我们的确为歌曲做不同的版本,正考虑另加Bonus Disc作发表。当然这个我们得碰运气吧,因为要看唱片包装等行政上的东西是否配合得到,故未肯定是否能够实现这个构想。因此当中许多作品都是属于Bonus性质,“Spellbound”还是会以一般方式发行。



还有,我找来曾跟我一起做我的第一个三部曲的音乐人,再次联手製作我的第二个三部曲。这张“Spellbound”将会是我的第二个三部曲的开始喔!

专辑《Spellbound》的歌曲列表

购买这张专辑

序号 歌曲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1 Drift Wood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2 Dilemma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3 Shadows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4 On the other side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5 Suicide is painless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6 Momologue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7 Blind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8 The chain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9 An eternity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10 Spellbound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11 Out of focus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Jay-Jay Johanson的精选专辑

全部0张专辑

Spellbound的评论

正在载入,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