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 - 忘不记

专辑:
忘不记
歌手:
家家
语言:
国语
发行时间:
2012-12-29
风格:
流行
授权单位
相信音乐
评分:

1 2 3 4 5

0人评分, 平均0

收藏:
收藏这张专辑
播放整张专辑 加入列表

专辑文案:(声明:文案均由授权方提供,并不表示一听赞同其立场或观点)

这城市,若没有灵魂歌手在前面唱,荒野就要追上来了。
家家 这世界一寂寞,我就唱歌。
日本艺术家奈良美智曾说自己深受一个小女孩的回信感动,只因为那五岁女孩跟他说:“当我一感到孤单时,我就想喊你的名字!”奈良说:“没想到她最懂我,力量久久不熄。”家家也是一直这样,对她来讲孤单是个自然的选择,她说人们总爱找最好的,但世上只有最适合你的,不管怎样,找到了就要让它陪着你,家家就如此紧抱着她的歌声。这城市风一吹,剩下的不多,家家落脚在孤单处,与你一步之遥。
要上高中那年,她搬到台北来住,不知台北是这么寂寞的地方,什么事情都会引来热眼冷心肠的注视,不喜欢自己看来跟他人有任何不同的她,喜欢待在家里,买菜、洗衣,单纯过生活,她唱的歌声像硬跟天借出阳光的气魄,而她的人则是在屋里打开窗听雨声那种,不是多悲伤的人,而是索性大量的黑夜空气都跑进屋里来的直率,感情一摊开来就不知道要收去哪里的人,有一大堆的OS,满脑如闹市正热,于是在这小城市里,只能妥善收好。家家看似爽朗自在,然后正如她名字转身隐入巷子里。
到现在仍是这样,我跟自己讲话
这是个不唱不行的女生,小时候是一大家子洗衣服、打扫都在唱,这是全家的传统,某天家家小学时,洗澡间大唱完跟母亲说要当歌星,全家都笑了,没人当回事,包括她本人。她是日常自己坐观众席多些的孩子,跟姐姐们年龄有差距,没人陪她玩,她就在连续剧里找同伴,跟着那些八点戏码哭跟唱,连跟姐姐吵架时,都会学女主角说:“没关系,那你打死我好了!”她说家里大人看她大抵是有点孤单可怜的,“我家人都很习惯我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独白,这种事我常做,到现在仍是这样,跟我自己讲话,讲生活琐事,我有时会有些想象,自己笑出来,朋友看我这样也跟着笑。我跟我自己作伴,感觉很好。”

“来台北,我都在家里,出去玩会想要回家,还曾有不想去学校的时候,因为我不了解同学,友试着做沟通,但他们也不了解我。”家家喜欢走熟悉的道路,尤其家附近那些巷弄,买菜与打扫、街角刚出炉的暖和食物,日常生活的松软气息,让她觉得自己是安全的。

为何觉得不安全?家家一早本来没有想跟相信音乐签约的,周遭人想她在考虑什么?明明是个不唱不行的人啊?“我不想让自己太显眼。”她说,对她来讲那是危险的讯号,之前昊恩跟家家一起出片的时候,体型就成为话题焦点,“我无法用自己的体型去娱乐别人,但我们又无法不自在,这就是我们身体,渐渐听到不是滋味的,也有人说我把姐姐纪晓君的营养都吃掉了,大家都认为你应该减肥,应该要怎样…。”
要怎样等待,这雨才会停下来?
她静静地等待大雨停似的,从小就如此,“我都很顺从啊,我不会响应这些事,但有些人就是故意要去戳,不熟我的人常跟我打招呼说:‘你瘦?’我想你是只有认识我的胖吗?因此我在音乐有股冲劲,是因为某部分很反骨,大家都在反对我的外型。”她形容那是“第二眼”,自从来这人多的城市,“第二眼”无所不在,甚至不用多说什么。“大家的伪善,其实是可以从眼神感受得到。那些多一眼的感觉一直出现,我很想把自己藏起来。”无处不在的伪善多数决,让她唱出了不同的东西,情感纤细地无孔不入,透过全身的共鸣要挡住这世界的干扰,消极地提出她的否决票。
唱歌是走钢索,最吵里的最静
于是她既想缩进洞穴,但又必须在铺天盖的目光中找一条出路,唱歌是唯一的选择,原本家家是做电话调查的工作,安居这份安逸但内心并不能安歇,在接下许多和音的工作邀约后,发现一唱内心的白噪音才停止,那份安全经过操练逐渐成为“安定”的渴望,她说:“我的环境太多音乐人,我家族就是个乐团,找安全感的我,很自然就走回这行。”
曾经她的名字都跟别人连在一起,比方纪晓君的妹妹、昊恩与家家的家家,“现在一个人是寂寞,但之前就只是表演自己的一半,一件事若想做到底,一定会受伤了。”
即便自己出来唱了,这世界一压下来,就习惯熄灯安静的小女孩,还是面临到早已预知的问题,歌声曾受到金曲奖肯定的她,这次昊恩不在旁边,要单独出片,是要掏出自己灵魂唱的,就如她形容自己:“我满脑子垃圾话。”内心那些反抗的情感,要怎么准确地表达出来?进了录音室,唱歌是件很“静” 的功,她录音时果然是十足吃了苦头,那份静毕竟是磨心的,从喧哗中磨出来的底蕴,没有一个好歌手唱歌不是风雪里的净空。
唯一的方法,将孤单吐出来
“录音初期有些歌词是我吃进去,吐不出来,录到与阿翔合作的〈不一样的朋友〉时慢慢豁然开朗,阿翔老说跟我说:‘你就讲话,不要唱歌,用你独有的气音去诠释就好了’,那首歌让我唱得很舒服,虽是首不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的歌,但那平静的表现方式,却让我感觉被释放了。”那片大海习惯被关在一个水龙头里,说话则是涓涓细流,可见家家逞强,背对自己情绪惯了,收着唱,自己松手于那踏不到底的深,宁可闻风不动地天地变色。她自己也说:“我自我要求真的高,因为知道唱歌这部分,自己是可以做得到一般人做不到的,所以从很久以前我就像在钢索上走路,觉得有安全感时就会走过,感觉不安全时会掉下来,如果不走钢索又会觉得我的人生价值就要失去了。”
但感到不安全时怎么唱呢?录〈忘不记〉与〈泪滴〉时,钢索的确狠狠得把她抛了下来,“〈泪滴〉录得特别久,小芬老师说我没有把词的感觉唱进去,我前几次录真的是没有唱进去,好像有一点一滴要从心理流出来的感觉,唱得身体很痛,连呼吸都会痛了,从〈忘不记〉开始,身体的状况就开始出现了,全身都在发炎,唱得我眼泪在眼眶打转,那次录就OK了,但我从来没想到会这么痛苦,我真的难过我做不好这件事,为何以前做很简单,就好像下阶梯,当你怕跌倒,就真的会跌倒!”
不对等,对所有巨大的对话
以前觉得孤单无所谓,朋友与家人在就好,避开众人舆论与烦嚣,她这样一路走到现在,内心的恶寒还是会来,这次伞下的小世界可挡不住多年风雪,〈泪滴〉的后座力是流进去的,而不是能哭出来的东西,〈忘不记〉是个记忆尾大不掉的遗迹,家家多年以好强搭出的城池,一夕唱进泥沙里。“学生时代参加歌唱比赛,那是我有把握,我才去做,我若知道我不会赢,就不会去做,有些人说我看起来没什么自信,那就是我有把握跟没把握的差别,而当歌手这职业却是有自信与没自信时都得要被人家看的。”讲这话时,家家小小的,当你不想跟这世界角力时,它硬是会把你绊倒几回的,粉身碎骨了才成巨人,舞台上没有明星不是存在于他的魅影,这关卡一过,会唱歌的小鱼才能流进能驾驭舞台的大海。

“有时根本没有梦。”她讲到前置作业期的生活:“不是累到趴,就是睡不着,醒来累,最近这样的情况比较频繁,之前也会这样,习惯性地担心,事情都要做好完全的准备,我的包包总是很大,东西很多,但以为有一天一定用得到,想忘掉压力,可是去热闹的地方又好累,你明明知道那很累,在人声吵杂时时也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唱歌是很伤神的事情,用心唱是不会轻松的。”在录音室时她曾吐出来,“我不是那种那实时反应的人,回家才能想到各种答案,然后一直地想。”

专辑《忘不记》的歌曲列表

购买这张专辑

序号 歌曲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1 灵魂化石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2 忘不记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3 填空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4 分开的常理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5 花火祭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6 泪滴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7 改变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8 不一样的朋友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9 自我催眠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10 Love Me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家家的精选专辑

全部0张专辑

忘不记的评论

正在载入,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