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ns - 主页

随便听几首

Swans歌迷最喜欢的歌曲

全部8首歌曲

序号 歌曲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1 Mother Of The World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2 Finally, Peace.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3 No WordsNo Thoughts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4 Reeling The Liars In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5 Jim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6 My Birth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7 You Fucking People Make Me Sick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8 Inside Madeline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9 Eden Prison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10 Little Mouth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Swans的精选专辑

全部2张专辑

Swans的个人档案

更多详细资料

                 前些年,在开始听SonicYouth时总存一个疑问,ThurstonMoore他们搞的这种不完全是摇滚化的音乐应该不会是单一的,那么他们的同志们是谁?后来发现了LydiaLunch和Glenn Branca,但SonicTouth与这俩人的无浪潮又不完全是一条线索上的,再后来听到了Swans(天鹅乐队)的名字和他们的Live专辑《KillThe Child》。
    《Kill TheChild》简直是令人致命的。62分钟没有停顿的录音,极暴戾极阴暗的感觉,让听者一次又一次感受到一个人死了无数遍。Swans,一个肯定被我们遗漏的重要乐队。他们没有SonicYouth名声大只是因为在Grunge流行时,没有像后者那样出版商业化的《Dirty》。
  一、关于死亡的悖防论
    任何一个正常的世界里,(指不同的人相处在一起,互相间的微笑没有意义),疯癫的存在都是很精彩的。忧郁的凶杀、道德的乞丐、无政府主义的奴才、病态的知识、怯懦的诗人,这种种被权威剥夺了青春力量的存在都是寄生的。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总是牢不可破的,他们的耻辱便是享受,他们的休液已经恶臭。他们都是凶手,但他们的目标在他们起手前已疯癫了。
    我个人是不喜欢谈论杀戮的,我愿意谈及的鲜血也是幻想中的。毕竟残酷主义其残酷性正在于它的不见血,当你送走亲人时,你会让白色的床单像天空一下遮住你的哭泣,每一次你都会发现死亡的通道是那样幽深。或许幻想中的你终有孤单独存的时刻,但的确每一天都发生着死亡。
    听Swans乐队的音乐只会加深对残酷人生的认识,或者说当人越来越嚼不出人生之味怎么办?我们体会了一切事物与梦想的格格不入的被遗弃感,我们也体会了爱情被埋葬的可笑,我们更体会了野心终被证明渺小的荒诞。世界既不是穷人的乐园,也不是富人的乐园。我们还在勉强地活下去,是因为我们还在幻想,是因为我们明白死亡还没有马上来到。
    越来越发现摇滚不是觉醒的生命的全部,尤其在为摇滚写文章而生的忿恨感时。因为我们不仅仅是因为受了压迫而爱上摇滚的,也因为我们居然没有在摇滚的燃烧中死亡。在很多漫漫的长夜里,我们是因为知觉到生命的无意义而无法入眠,十年以前我们还不足以担忧,十年以后担忧已不足以挽救我们自己。但我们还是不敢说:在我们明白我们活着的时候,我们已经死亡了。

   如果五年以前或者更确切地说在十年以前,听了Swaus这样的音乐会两眼发绿的,因为那时候生命的紊乱正需要一个更紊乱的空间。我们是被自己杀害的!人就是这样:当你一样东西迷恋,又从迷恋中逐渐生出战占有欲时,你已不再有力了。

    人在黑夜里,总会有最隐秘的东西生出。而我们在这个世界更多地被传达了道德的勇气,但我们身体的冲动是道德的吗?我们的疾病也是道德的吗?人性的光芒,从我们的灵魂里逃到身体上,随后逃离得运运的。习惯于歪曲的存在无异于死亡,但当我们愤怒时又总被自身的毛病残害。
    那样难以接近,我们的目标总是遥远,而在我们与目标之间便是死亡,就像时刻在死亡中体验的人总会相信一点什么。这样就要受难,受难并不是受害,受难是健康的。因为一个人只有抛出去了才会自在起来。
    我们无需去为合法性辩论,我们也无需去为合理性而束手无策。对于黑暗,只有光明,哪怕是微弱的。  所以,摇滚本身的彻底性总是处在一次又一次冲撞中。它天生并不是自由的,它没让人摆脱幽闭或者精神错乱,它的狂躁也是没有结果的。到了一定的时候,我只注意到摇滚乐只出值得提及的和不值得提及的,值得提及的肯定是有震撼力的,但又完全是没有结果的。
    最有结果的便是死亡,便是在幻想中丑恶的被消灭。
    正因为相信了这一点,才觉得Swans由于它的震撼力才值得被提及。
    听Swans乐队的音乐只会加深对残酷人生的认识,或者说当人越来越嚼不出人生之味怎么办?我们体会了一切事物与梦想的格格不入的被遗弃感,我们也体会了爱情被埋葬的可笑,我们更体会了野心终被证明渺小的荒诞。世界既不是穷人的乐园,也不是富人的乐园。我们还在勉强地活下去,是因为我们还在幻想,是因为我们明白死亡还没有马上来到。

  二、摇滚里的天鹅就这么一个
    Swans与SonicYouth的参照性是他们真正地共同属于纽约地下噪音乐队。它们两者的区别在于:SonicYouth并非是顽固的而Swans则是顽固。有外国人将Swans早期的专辑看作是最沉重又最具威胁感的音乐。
    恐怕是MichaelGira决定了Swans的一切。如果一支乐队没有一个压倒性的人,这支乐队就会不怎么出色。MichaelGira不仅音乐是一个剧烈的传奇,他个人的生涯也是一个传奇。这是一个从小就被致幻药物征服的人,从11岁开始,Gira总是把音乐看作一种淹没人的东西。Gira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当嬉皮士们在60年代纷纷赶往那里时,MichaelGira只有12、3岁,但他却因为砸坏别人财物和偷窃被抓了许多次。最后Gira被强迫和远在欧洲的父亲住在一起,但父亲已和Gira的母亲离异,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是选择孤独还是选择压抑,Gira开始了新的旅程,他一路周游欧洲一路乞讨,还不时改不了恶习为生存而偷窃。这个问题少年最后遇到了一场改变他一生的音乐会,在比利时Gira看到了有PinkFloyd、Amon Duul、Soft Machine、Art Ensemble of Chicago和FrankZappa参加的演出。
    在成立了Swans不久,Gira便率领乐队和SonicYouth同台演出。1983年,Swans出版了首张大碟《Filth》(污秽),在同期的演唱会上Gira攻击性同样出现在《Filth》中,一片痉挛的焦虑与死亡。毁灭性的贝司与吉它有点像“黑色安息日”,甚至更阴湿更黑暗。在歌曲“BigStoryBoss”中有这样的歌词:“割了我的喉咙,杀了我的玩意”。这很符合Gira没有边际的愤怒。Swans除乐队的噪音以外,Gira本人的演唱也很有特色,一半是狂吠一半是恸哭的混合,令人十天半个月醒不过神来。
    第二张专辑《Cop》更有邪恶感,甚至可能是有史以来最阴暗的专辑之一。Gira的词比起以前也更有侵略性。整个专辑展现了人类存在的无意义。而且在这方面Gira的描写细致入微。Swans在86年时加入了一位女歌手Jarboe,Gira和Jarboe从此在乐队里有一种一意孤行的倾向,甚至还脱离了乐队的名义出版了,一张十分冷静的唱片《Side》,在前期,Swans的吉他手一直由NormanWeatberg担任,贝司是HarryCrosby,鼓手是Mosimans。最令人惊讶的是在乐队86年第三张专辑《Greed》(贪婪)时,使用了两把贝司和三位鼓手。这一点可能也是Swans存在的15年里的一大奇观,一共有五十个合作者进进出出。

    《Kill TheChild》收录了乐队85年87年的现场录音,这些录音来源于英国,德国和南斯拉夫的演唱会上,是彻底毁灭的声音,是非尘世的弃绝。Gira的噪音比杀猪般还杀猪般,整个乐队跟随着Gira一起暴动,经常像惨无人道的进行曲,声讨残酷现实往往被人一种践踏现实的印象,我还相信这样的音乐会几乎是没有光亮的。
    Swans曾经以翻唱Joy Dirision的“Love Will Tear UsApart”而在英国摇滚乐坛大红大紫,不过,真正走上地上的专辑是在MCA公司里发表的,《TheBurning World》被纽约乐界的颠覆分子BillLaswell监判,味道不一样了也有Laswell的问题。此后Swans的专辑越来越没有惊栗的成份,但更具现代样式的慢节奏让人觉得Swans像是一支捉摸不定的先锋乐队,Gira和Jarboe也似乎更乐于展示歌词。1997年,MichaclGira决定解散Swans乐队,他希望取名“身体情人们”或者“快乐寻求者”来重组乐队,并尝试一种新的领域的音乐。
    我相信一支出色的乐队总是走到极致的,人此时的状态和彼时的状态是无法控制在一个限度上的,所以我从这个层面上偏向于极端化的音乐。你是根本无法克服你走向衰老的惯性的,以前我们对前方挥舞双拳时的年青真是可爱而可叹的。握紧你的双拳吧,不要轻易被击倒,挺直地站着站着,站直了!你的生命便是你的音乐!

Swans的留言板

正在载入,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