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por Aeternus - 主页

随便听几首

Sopor Aeternus歌迷最喜欢的歌曲

全部0首歌曲

序号 歌曲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1 Never Trust The Obvious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2 Totenlicht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3 Travel on Breath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4 Falling into different Flesh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5 Birth Fiendish Figuration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6 Tanz der Grausamkeit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7 Im Garten des Richts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8 Time stands still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9 Do you know my Name?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10 Penance & Pain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Sopor Aeternus的精选专辑

全部10张专辑

Sopor Aeternus的个人档案

更多详细资料

  疯狂与死亡的边缘-Sopor Aeternus  Sopor Aeternus & The Ensemble of Shadows. 被称为Truly Gothic。  乐队1989年成立于德国法兰克福。  灵魂人物Anna Varney,一向深居简出,依靠传真机与外界交流。没有人能确定其是男是女。据传是两性人。Varney童年时常幻觉有精灵相伴,并称它们为The Ensemble of Shadows,成年后Varney成为撒旦信徒。SOPOR AETERNUS的意思是Eternal Sleep。乐队名称由来于此。   Sopor Aeternus在拉丁文中意为“永恒沉睡”(即死亡)。而The Ensemble of Shadows则被其创始人喻为“非物质的存在,良师益友”。  Sopor Aeternus从1989年就开始录制唱片,但其第一张Demo直到1992年才发行。随着该张名为“Es Reiten Die Totten So Schnell” (意为“亡魂的快速旅行”)的样片的发行,一个特立独行的形象诞生了。专辑中的三支样曲The Debut、Fufus和Till The Times And Times Are Done在一起组成了“Blut Der Schwarzer”(意为黑玫瑰之血)三部曲。直到1994,首张专辑才正式发布,专辑后面附有一首短诗(该专辑未命名,但有的时候被称为“Ich Töte Mich Jedesmal”,意为“我一次又一次地杀死了自己”)。该专辑的第一版是和一些附带的照片以及一份单独的歌词一起上市的,直到最近又一次发行。专辑的歌词英语德语并用,同时也隐藏了Varney富于诗歌性的、极其个人的创作思路。他的音乐是十分悲伤的dark wave.  第二张专辑“To Deswunch”(意为“希冀死亡”)在1995年以精美的收藏装形式上市。在CD附带的小册子中可以看到不少关于Varney的怪异图片,尤其是大量鼻子和耳朵上的穿孔十分引人注目。该专辑曲风更加中世纪化,有的甚至带有民谣风格,以致有人认为“过于欢快”。但细听专辑的旋律和歌词,就会发现歌词仍旧是关于精神上的挫折和对少年时代的回忆,以及首次在性别选择的问题上表示迷惑:“I'm neither man nor woman, I'm somewhere in between. I don't know where I belong to, I don't know what I am”。这一想法在Varney后来的照片和为自己取的名字中表现得更加明显: Anna Varney Cantodea(最后一个词是歌手一词在德文中的阴性形式)。  从其后一年发行的MCD“Ehjeh Ascher Ehjeh”的标题中可以看出犹太教神秘哲学对乐队的影响。Ehjeh Ascher Ehjeh是特定的神用称谓(意为“我就是我,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是”)。专辑仍旧是包装精美典藏装,但歌词却是用一种几乎无法辨认的字体书写的。其内还附有一些可以挂在墙上的以Sopor的独特行为为主题的海报。  第四张专辑“The Inexperienced Spiral Traveller”于1997年发行,歌词还是使用其特有的难以辨认的漂亮手写体,配以沉重污秽的图片,甚至是浓妆艳抹的男人肖像。歌曲沿袭一贯的中世纪的风格,且其中只有一首较为悲伤。也许这是因为Sopor喜欢在不同的专辑中自如地演绎不同风格的歌曲。  没有多久,Sopor Aeternus的第五张专辑“Voyage-The Jugglers Of Jusa”面市了。其中不再有浓妆艳抹的图片,但却充斥着Anna Varney 的绝望面容。歌词中他对现实世界的憎恨削弱了,对自己男性身体的厌恶却与日俱增。近几年发行的“Dead Lover’s Sarabande(Face One)”中,尽管歌词似乎比以前积极,音乐却尤为悲伤。凭借这张专辑,他也许挽回了“To Deswunsch”发行后失去的歌迷。  此之前提到过,Sopor Aeternus 的歌词主题曾一度从对死亡的寄托转变为对性别的质疑,最终成为对现实的一种屈从。歌词中倾注了一种诗歌性的表达方式,使用的语言有英语、德语,有的时候是拉丁文。诗歌似乎对他创作歌词的方式有很大的影响。同时这些歌词也涉及到一些众所周知或是无人知晓的作家和素材,例如The sleeper 的歌词是爱伦坡的诗歌  中可以找到一些歌词创作的线索:对少年时期的回忆。看起来Varney在年少时曾有一个他无法追溯的假想中的朋友,但是他认为总有一天他们会再次相遇。提到他“失去的爱人”。有的时候给人感觉是这就是他假想中的朋友。也许是他幼年时代失去的朋友。但从另一方面说这似乎又不可能,因为他不止一次的提及此人是一个同性恋者。在早期的专辑中我们可以得知此人的死亡,而在“Dead Lover’s Sarabande(Face Two)”中我们可以了解到他是如何死亡的。有的时候他见到了“一个老人”,这个老人似乎是上帝。也许这也是他幻想中的朋友?  在性别问题面前踌躇不前。最终以特殊的方式接受了现实,但在有的时候又急于结束他作为男性的时光(“我看见我的生殖器正在腐烂”“颤抖颤抖颤抖,另一面将苏醒”)精神上的挫折,经常用众所周知的传统方式表达,但有的时候是用他自己的语言描述的。眼睛的无用。不清楚究竟为什么意思,但是出现频率很高。一方面,置身于完全的黑暗中时,眼睛是无用的:另一方面,在试图深入了解精神世界的同时眼睛也是无用的。也许这和Varney所说的我们的第三只眼睛还没有睁开这个事实有某些联系。  在听过的所有声音中,Anna-Varney最贴切的表达了“悲苦”一词的含义。不管怎样,它都是一则动人的黑暗传说。

Sopor Aeternus的留言板

正在载入,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