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戏曲

太谷秧歌割田【吕贤明 吴俊萍】

太谷秧歌割田【吕贤明_吴俊萍】 介绍

故事梗概:快发财清晨到地里割庄稼,不见妻子来送饭,甚是恼火,妻子送饭到来二人大动干戈,互不相让,后来说明原因,快发财后悔不已。
人物:    快发财   【丑角】      发财妻   【旦角】
【小五锤 】   快发财出场
快发财:太太太,过罢大年喜事多,正月里惊蛰耙地忙,
        头耙平、二耙融,三耙耙了个融洞洞,
        耙完地二月里尽,二月里春分就把粪送,
        送下粪,使下劲,三月里赶紧就把茭子种,
        茭子上来刚一寸,老天下雨就有二三寸,
        四月里,锄质谷,打布足,种谷种到芒种旮旯里,
        五月里收麦秋,大麦小麦一起收,
        割在地,打在场,一场一场都打下,
        打下麦子磨成面,要吃扁食捣烂蒜,
        一咬一口水,一抹两把汗,
        六月里,太实忙,茭子谷儿就上二锄,
        一来锄个庄稼好,二来地里不长草,
        七月里,闲月月,提上篮篮摘角角,
        摘下角角磨成面,吃两碗流尖也方便,
        八月里,收大秋,家家户户往地里走,
        割在地,打在场,入在洞,到了九月里该做甚,
        九月里没甚做,套上牲口驾地的,
        驾地驾到十月里,套上磨儿磨面的,
        磨下荞面吃灌肠,磨下杂面吃切条,
        磨下白面和豆面,十一月腊月过大年,
        过大年好高兴,光吃好的不做甚,
        吃罢饭没甚做,提上箩头儿拾粪的,
        拾下狗粪下在地,庄稼不长【打打】 哈哈哈怄了股则气。
        【小五锤   坐】
         白:我小子,快发财的便是,从小别个武艺未从学会,学会种田为生,今天观见天气清凉,我不免上地割田走走,走了走……
         【二五锤起】
          唱:1、今年的雨水涝,庄稼长得就好勒哎吼嗨呀,
                 秋分后呀霜降前一起都成了。
              2、今大早我起来的早,天还未明就了,
                 告一声呀我老婆送饭你要早到。
              3、手拿上这张镰往外就跑,
                 这张镰呀就锋利利快把把有些圪撩。
                 这来好的镰刀寸寸打了。
              4、出门来又觉得天气尚早,
                 隔壁则呀俺二哥他倒走了。
              5、财主家土地多出村村就倒,
                 我种的呀三二亩地紧够我一跑。
              6、出村来又觉得身上凉臊,
                 秋分后呀霜降前节气就来了。
                 天打的呀白露水直上眉梢。
              7、走大路过小路路儿不平,
                 走的我呀两腿腿发酸身子有些困人。
                 行不觉呀又来在自家的地头。
              8、迈步儿我进地头用目观看,
                 多两天没啦来庄稼都成了,
              9、茭子红豆儿黄玉茭子老了,
                 手拿上呀这张镰一起都割倒。
              10、大绿豆小绿豆角角稀少,
                 回茬的小米素雀儿都扇了,
                 种了些小荞麦冻的都死了。
             11、各样样的菜菜蔬蔬种的不少,
                 紧的浇呀紧的灌没啦长好,
                 茴子白呀集市上白菜成了二角。
              12、只顾割不顾看天气不早,
                 也不见呀我的妻送饭来到。
              13、气狠狠圪就在地头以上,
                  等贱人送饭来大闹一场。
         女唱:1   王家女在家中自思自想,
                  思想起小奴家命带苦情,
               2、一辈子好以上未曾着身,
                  粗布袄儿补补丁烂的尽是窟窿,
               3、财主家的妇人们有人侍奉,
                  买卖家的妇道人过的倒也滋润,
               4、唯有奴嫁下这些受苦的男人,
每日起来去下地还的把饭送,
               5、急慌忙把绳勒勒安排现成,
                  为儿父去送饭走上一程,
               6、手提上饭罐罐出了自己的门,,
                 将饭罐灌放在地流平,
                 扭回奴的身子来锁上柴门。
               7、手提上饭罐罐再往前行,
                 行不觉又出了自己的村村,
                 顺这条大路儿一直往前行。
               8、迈开了大步儿往前行,
                 走的奴家腿肚肚发酸小胳膊困人,
               9、奴这里抬起头用目观看,
                  行不觉呀又来在自家的地头。
              10、来在了地头上用目儿就睁,
                  又观见呀奴男人圪就的歇身。
              11、饭罐罐我放在地流平,
                  叫一声呀当家的快把饭用。【不回句,拖下来】
                 【对句】
              女:嗨,当家的,
              男:抗家的,你大在二门道地歇凉凉的了。
              女:我当你没啦听见了,
              男:没啦听见,早就听见了,不待搭理你孙则,
              女:早就听见了还不待搭理我们了?
              男:我瞅见你就饱了还操理你狗的了?
              女:当家的我们给你送的饭来了,
              男:送的饭来了?我当你送的屎来了,告给你,今儿送的早了,明天你再送的迟些,啊
              女:当家的,今儿送的迟了,改天早些不也就是了?
              男:是了?告给你,不吃了,不喝了,饿的剩下肠则和肚则了,你亲爹一点点也不吃了,
              女:当家的,今儿的饭可好吃了,红面煎饼,豆儿菜饭,黑里还滚的两颗山药蛋蛋,当家的,你吃了好快些去动弹。
               男:哎呀,看不出来,你们看俺婆姨,真是长的个    那告我滚的山药蛋蛋,告给你,就是滚的人参娃娃你亲爹也不吃了。
               女:当真的不吃了?
               男:老则还跟你耍了?
、             女:你事实的不吃了?
               男: 不吃了,
               女:不吃了,不喝了,算了!我不是十七的、十八的,离不了你倒运鬼当家的!真是个不识抬举的东西。
               男:哎呀,你看这个杂种的,那东观到徐沟,那到发了一站了,我还没啦生气了,那倒火塌天了,
                  这真是阴盛阳败,你还想在这里作怪,你先歇歇,你亲爹把你的底底跌跌,
               女:你妈是铜帮铁低,不怕你死绝的抽根挖底。
               男:死干犟嘴,呢,一足  踢的你狗的埝底,
               女:你妈爬起来再跟你说理。
               男:真是公鸡儿落的供桌上,还要和爷爷强斗强斗呢?
               女:就是要和你争斗争斗呢,
               男:日你妈的,棉花地里下冷蛋则,一下则顶不住一下则了
                男:太太,今大早起来的早,起来天还未明了,
                    提上我的镰儿往地里跑,整整地割了一大早,
                    看的看的晌午了,不见你的饭来到,
                    肚里饿,嘴里干,足底踩了一块半头砖,
                    紧看慢看看不见,饿的你亲爹可地里转,可地里转。
                女:呦呦,你走了,我往起爬,看看咱的那个娃,
                    格瓦一声就叫妈,两手就把奶头儿抓,
                    母子二人一圪躺,起来就到了半前晌,
                    来的迟了又怕你说,你妈一路儿上没啦歇,没啦歇。
                男:这杂种,尽鬼说,我一刮就打的你阴山背后喂了蛤蜊鳖,是秋天活忙煞,家家户户把庄稼割,
                    人家妇人把饭送,你在家中把觉困,
一觉睡到晌午了,可扭扭妮妮你出来了,
                    来在地头只管说,倒把你亲爹活憋煞,活憋煞。
                女:咱家里,锅又小,柴又湿,
怄气的个豆豆是该不着,
温温水我把米下,煎饼就呵在锅盖儿上,
不是你妈的才艺大,清早饭饿的你晌午差、晌午差。
男:说起当初就把你相,我跟我妈到你家,
    你家住到圪梁上,我舍身破命往上爬,
    你的院是没院墙,四周扎的柴莂莂,
    你的街门又没门扇,堵的两块灰碴片,
    进了门则就上炕,崩---的脑碰在大梁上,
    不说你的房则低,光说亲爹的身则大,
    炕沿砖,活按的,跌下来砸了我的足拐则,
    泥湖湖顶桌子,上头盖的及比则,
    沙茶壶,打法子,喝水用的是盒别则,
    你妈前头走,你在后头紧跟上,
    大笨头,下巴则长,长的一的脑黄头发,
    嘴巴长,鼻梁则塌,独则好像那的泥不查,
    两寸鼻涕来回吸,裤带拖得一圪节,
    裤儿裆里尿成湿渣渣,尺二长的金莲到后晌,那是你的十七八,生的肮脏是又邋遢,
倒把你亲爹肮脏死,肮脏死。
女:说起当初你把我相,你和你妈到俺家,
    黑油漆桌子炕上放,十二个碟则都摆上,
    幼果则,细麻糖,摆的一杯大叶儿茶,
    你在地下看见香,连鞋就往炕上爬,
    伸出你的那黑爪爪,不管好坏你一起抓,
    十二个碟则一起跌,汉水鼻涕流一桌,
    那是你的十七八,生的肮脏又邋遢,
    你妈今天不说你,你还颠倒把我说的把我说。
男:提起你的一杯茶,惹得老则对你说,
    沙茶壶,打发则,半块盖盖别裂则,
    人家的茶壶是用手提,你家的茶壶是两手端,
    欧烟别火是该不稍,煤糕没啦半疙瘩,
    等死等死壶不热,冷水就把叶则泼,
    喝了你的一杯茶,跑茅害肚把裤带抓,
    稀屎流了一裤衩,回家请上先生看,
    那说肚里尽皮茶,我问先生吃啥药,
    那说我吃上大铁沙的大铁沙。
女:这是你,尽瞎说,你跑茅则休怪咱,
    油果则细麻糖,干炉饼则油麻花,
    吃的肚里是难克化,回家的路上觉了渴,
    看见凉水你咕咚咕咚尽管了喝,
    全然俺孩死不了,跑茅拉屎实难活实难活。
男:说起当初把你说,我就有心不喜悦,
    媒婆儿尽管了说,我锁住污泥把亲结,
    你彩礼要下物下下,旁余的我记不清,
    三件两件我能说,戒指指银指甲,
    毛猴儿爬的银鹅甲,时新的东西你认不的,
    真是一个小家家的小家家。
女:俺的妈,你的妈,俺妈就比你妈强,
    俺妈有心不要吧,人家不敢过空帖,
    三两种种要几件,惹得你还当理说的当理说。
男:提起当初我成人,四乘轿儿出场新,
    灯笼火把一对等,咚、咚、咚三声炮,
    轿儿落在你的门,你家出来一群人,
    一个聋一个躬,一个眼睛干瞪红,
    只有一个生的好,走道儿还嫌地不平,
    把我让到你家中,开手就给茶一盅,
    不吃饭就满盅,喝不了一盅就起身,
    这事情不怨你,就怨你亲爹哄了心的哄了心。
女:说起当初我成人,俺妈为我操碎心,
    背的明灯通时新,穿衣镜,明整整,
    二龙戏珠茶叶瓶,荣串串还有丝则锦,
    对面摆的红彤彤,,枣红面儿红桌裙,
    整整背了三百银的三百银。
男:提起你的三百银,惹得亲爹给你明,
    穿衣镜没水银,一对胆瓶开缝缝,
    茶叶瓶没盖则,一对扣碗侧配的,
    茶盅盅没底则,三尺皮箱没此件,
    挂的桌裙没面面,你的亲戚不要脸,
单往亲爹要喜钱,不吃饭要折钱,
临走偷了一张镰,不是念起新结亲,
差点抽了你孙子的筋的孙子的筋。
女:你家富我家贫,你就说甚不怕甚
家不露家是好家,村不露村是好村
一路上不迟情,奴家盖的盖头红,
咚咚咚三声炮,,轿儿落在你的门,
下了轿儿先拜神,揭了奴的盖头红,
*
你家出来一群人,搀媳妇的小身身,
还有一个豁唇唇,自古长言讲的好,
短了那头也能行的也能行。
男:桩桩件件你能说,十天里头做凉袜,
   袜底儿不会纳,剪下样样不会拆,
   前头细后头扑,边上多了一圪节,
   亲戚朋友都来看,差点气死我的妈我的妈。
女:把我娶到你家中,十天里头做营生,
袜子本是细营生,当中纳的酒盅盅,
亲戚朋友都来看,谁能做下这营生的这营生。
男:提起你的好营生,惹得老子对你明,
    十月天,天气冷,剪下棉袄让你缝,
暂新的棉花絮不应,两个袖子不一停,
    十大扣门全直楞,领口挖了一宁宁,
    扣扣扣扣扣扣扣扣扣以扣以扣扣,
    扣是扣不住,扣住憋死人,
    老子穿上怎见人怎见人。
   女:不说你光说奴,小时候你不成人,
      送你南学把书攻,念书念了十年整,
     书不识来字不通,买卖行道不能行,
    万般出在无期内,收拾起来把地种,
    人家耕你不耕,人家种你不种,
    人们给你把外号送,一个叫你不待动,
   一个叫你懒断筋懒断筋。
男:说我懒我不信,作务庄稼我能行,
    头犁加二犁种,庄稼长的挺茂盛,
    玉茭则挺是高,茭子长得红彤彤,
    一苗不缺到白谷,各样蔬菜咱都有,
    娃娃萝卜几十斤的几十斤。
女:说你懒断筋,你妈跟你倒了运,
    清早起来家务重,你妈给你把饭送,
    从今往后回家用,免得咱们吵一顿吵一顿。
男:你不上前我上前,逼得老子没法干,
   顺手拿起一张镰,先砸罐子后砸碗。
   【这里上一个杵儿】
【女的哭】
【唱】1、一见了奴男儿把气生,
吓的我痴呆呆不敢多言。
2、在地头把男儿叫了一声,
有两句粗鲁鲁的话儿奴说你听。
3、送饭迟与饭罐有何相干,
   你不该将饭罐罐摔在流平。
4、咱家里没米面你把心操尽,
   回家去买饭罐罐就得花现成。
5、到如今你四十出半辈则有余,
   你并非十七八出于年轻。
6、二爹娘出生贫媒婆则说亲,
   你十八奴十七配成婚姻。
7、在地头把男儿问了一声,
   谁的是谁的非你说奴听。
男:1、我的妻在地头将我问定,
   问得我大张口无言应承。
  2、打家具抛米面把业操尽,
    咱不该将饭罐罐摔在流平。
   3、这件事不怨你就怨我一个人,
     本丈夫做事情对不起众人。
   4、只顾吵不顾看日到午晌,
      我的妻捡上碗回到家中。
女:弯下腰捏上碗用目观定,
    见家具粉粉碎怀怀在心。
 男:我的妻前面走把我怨定,
回家去呀给老婆说好话赔情。
【披头则,回】【剧终】欲知太谷秧歌割田【吕贤明 吴俊萍】如何,十品戏曲网请您欣赏太谷秧歌割田【吕贤明 吴俊萍】。太谷秧歌割田【吕贤明 吴俊萍】剧情介绍由十品戏曲网—精粹戏曲文化大观园(整理),转载请注明!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