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戏曲

刘墉下南京 豫剧选段 曹廷虎

刘墉下南京_豫剧选段_曹廷虎 介绍

豫剧:《刘墉下南京》唱词
朝事一毕下龙厅
走出来本公一品卿
我的父刘统勋把君奉
痴心耿耿保江宏
一保康熙二雍正
三又保万岁爷名叫乾隆
老母亲她本是郭门女
她受过皇王三次封
没生下多男并多女
在堂前所生俺三弟兄
我大哥名字名刘太
我二哥名字叫刘平
都数着本公的年纪小
起名讳我就叫三刘墉
我大哥山东做道台
我二哥浙江做总兵
就数着本公的官职小
我在此万民县里管百姓
代管着万岁爷名叫乾隆
耶律宏上金殿暗动一本
他本奏俺两个哥哥苦害百姓
万岁爷他一听就龙心恼
把我父只宣上九龙亭
把我父宣到了金殿以上
才把我两个哥哥调进京
我只说进京来把官做
不料想俺弟兄三人都上绳
头声炮我大哥一死丧命
二声炮我二哥丧残生
把本御按本到铜铡以内
龙国太得一信
她没坐车辇跑上龙亭
把凤爪只探到铡口以内
挡住了我的父没敢动刑
她把我带到养老院
养老宫中把我封
她赐我御儿干殿下
又封我铁脖子名叫刘墉
她赐我一个长命锁
钥匙撇到养老宫
要是我刘三秀身犯罪
拿不住钥匙斩不成那
她赐我虎头铡红绫子裹
代管满朝文武卿
她赐我凤头铡红绫地裹
代管六院和三宫
她赐我龙头铡红绫地裹
代管着二主爷名号叫乾隆
皆只为黄河遭灾害
淹坏了两岸的好百姓
万岁爷赐下了杂粮万担
三千两黄金我父带出京
我的父治黄河百日整
只到如今没回京
威凛凛打坐刘相府
再叫刘安和张成
我名恁府门外牢牢把守
府门外有了事恁往里传禀
(二)西宫陪情
刘墉:这个请字千斤重
她请本宫进西宫
张成刘安恁在府门等
刘三秀大摇大摆我进西宫
我来此西宫用目睁
上下打量叶凤英
见娘娘不该讲闺道
讲闺道不该见主公
头上稳一稳乌纱帽
身上抖一抖黄莽龙
八宝玉带紧又紧
粉底朝靴我蹬我蹬
我蹬蹬蹬
见娘娘臣施个君臣大礼
刘三秀我赔罪打跪西宫
叶凤英:我面前打跪尔刘墉
仇人见面眼更红
我知道假装不知道
我面前打跪下那部爱卿
刘:叶娘娘把臣忘记了
我本是咱朝的三刘墉
御弟不在那刘相府
你来到西宫什么事情
都只为我铡坏太师的命
万岁命我陪情到西宫
御弟不要心害怕
快快请起把身平
施一礼来抽身起
刘三秀不跪我打下了躬
一旁边撒下金交椅
御弟落座到内侍厅
施一礼来落了坐
我欲给娘娘论君情
铡坏我父该他死
论年纪也该命丧生
过去的事不再讲
倒杯御酒弟压惊
内侍臣你捧过皇封酒
哗啦啦斟上酒一盅
御弟请来把酒用
用手接过酒皇封
刘相府我铡坏她的父
万岁爷命我西宫来陪情
为什么还给我酒皇封
这杯酒我不吃撒落地
娘娘面前我高高盅
急忙斟上二杯酒
娘娘,原我父私访早归程
哗啦啦斟上三杯酒
皇嫂陪你喝一盅
再要不喝少人情
罢罢罢我用下这三杯酒
娘娘面前我高高盅
御弟饮下这杯酒
咱叶刘俩家和是亲
从今以后咱要和好
同心协力保大清
我这里正与娘娘来讲话,
只觉得腹内阵阵疼痛
哎哟,哎哟
我腹内疼痛是何情
是是是我心明镜
想必是她酒里下毒蒙
我在此西宫下院高声叫骂
骂了声贱妃叶凤英
我好心西宫来赔罪
好不该你酒里下毒蒙
西宫院你害死我刘三秀
一笔勾销无话明
西宫院你害不死我刘三秀
小贱妃
我叫你铜铡以下你丧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