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戏曲

二人转双跳神【韩子平.关长荣】含唱词

二人转双跳神【韩子平.关长荣】含唱词 介绍

高老丫 念白 寡妇一个人儿,没女又没儿,不缺柴和米儿,就缺老爷们儿。咳 唱 寡妇家没老爷们儿照人都矮半截,心里总空的唠地打蔫又发乜,整天呐憋了吧屈愁闷难解,再刚强的妇道人家也得造瘪茄,再加上还有人欺负这寡妇失业,老太太吃柿子,专挑我这软乎的捏。男人是搬不到那坐席,都不是个安稳客,晃常就斜眼吊线在奴的门口踅,那模样活活气死好色的猪八戒,抽冷子还死乞白赖往我们跟前儿贴,好容易这些日子没人来撒野,偏偏又屋子里面夜晚总闹邪呀。 白 唉,你说这寡妇失业的人单势孤啊,本来一到下晚儿就胆胆突突,可越怕还越把怪事儿出,原先挺好的一个屋,这几宿啊一吹灯就听见有个老头连咳嗽带打呼噜,天天到下晚儿,吓得我直钩眼儿,哎,这要有个老爷们在跟前儿,咋地也能给我涨涨胆儿啊,咳,难呐……
大肉头 念白 走哇……奸的像个猴儿,脑袋像皮球,一肚子花花豆,外号大肉头,呵呵
大肉头我笑嘿嘿嘿嘿嘿,蛤蟆没毛有点随根儿,从小打了一个顾咚底儿,肚子里全是花花心儿,土挠干休的老跑腿儿,全指着自个划拉野食儿,大肉头可不是瞎吹气儿,竟使那绝招调理娘们儿,我是不搭力也不赔本,还竟来真格的不跑皮儿,就好比那巴拉狗子舔羹匙儿,嘛讲话都吃惯了这口食儿,这口食儿……哈哈哈,这不,来到高家洼,就为地划拉她,虽说还没得把,功夫可没少搭,你问她是谁?哈哈,那不就是老谁家那小谁么,十里八村的一枝花,贼拉拉馋人的高老丫呗,你没听大伙都说么,见了高老丫,一辈子不想家,心里像猫抓,能忘了自个妈,真不假啊。就我大肉头搁老娘们跟前这么有钢条的硬汉子,见着人家就觉着心里咯噔一下子,脑袋嗡一下子,血压蹭一下子,就连那大拇指脚趾盖子都他妈虎了吧的曾一下子,你说从打那以后哇,我对她就注上意了,也下上力了,偷摸的还给她用上计了,今儿个就擎等着登门演戏了,呀哈,这说不说的还到院儿外了,待我上前叫门,老妹子,开门哪,
高老丫 白 谁呀
大肉头 白 是我
高老丫 白 你是谁呀
大肉头 白 我?哎,我有个外号你准熟,人们都叫我大肉头
高老丫 白 大肉头?没听说过
大肉头 白 大肉头是外乡人儿,专能跳大神,想进屋喝点水儿,老妹子请开门儿
高老丫 白 咋地,你还会跳大神?
大肉头 白 嗯哪,跳大神把邪压,降妖捉怪把鬼抓,有绝招儿有专法儿,嘛讲话那是老太太擤鼻涕——手拿把掐,
高老丫 白 哼,你还真有那么大的能耐吗?
大肉头 白 真的,我要跟你扒瞎死了变王八,快开门吧
高老丫 白 嗯,等我再寻思寻思吧
大肉头 白 老妹子呀,你说我在这门外一撮,等的是又饥又渴,就寻思喝一口凉水拜拜火,让我进去得了呗
高老丫 白 恩,那呀咱们可得把话说明白,在我这喝水犯忌,喝完了哪来上哪去,我们呐可膈应老爷们儿在这起腻,
大肉头 白 嗯哪,喝完了我就走,不能搁这儿糗
高老丫 白 那我就开门儿,你进来吧
……大肉头 白 哎!哎、哎、哎、哎 唱 大肉头等在门外直起那个闹心猴儿,见开门儿把我乐地屁架把揪啊,我这里不时时地使劲儿把她瞅,两眼睛直勾勾的瞪得那个像圆球,往回我都是走马观花没敢往跟前凑,这一回站在跟前看地可挺得搂儿,高老丫名不虚传真有那个恋人肉儿,论长相十里八村她是那个第一流儿,那个瓜子儿脸呐粉嘚噜的就像那个烟粉豆,青丝发油光锃亮摸的那个桂花油,水汪汪的一双杏眼含情不露,长就的杨柳细腰,挺宽的胯骨轴,大肉头两眼发直咋瞅也没瞅够
高老丫 唱 高老丫慢闪秋波也用那斜眼溜哇,见来人中留个头儿模样到不丑,可就是两眼发贼有点像小偷儿,大脑袋圆咕隆的上面还竟暄肉,是西瓜少说也有八分熟儿,他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他不往那里边走,平白无故只喘粗气嗓子还直倒齁儿,咳,两眼像二齿钩儿啊
大肉头 白 这位老妹子,那我进屋方便么
高老丫 白 家里没有别人儿,有啥不方便的
大肉头 白 家里没别人儿?那大哥我斗胆问一问,老妹子你当家的呢
高老丫 白 唉,奴家男人命短,入土啦
大肉头 白 真呐!白瞎这小岁数了,那你老公公呢
高老丫 白 哎,老公公啊,早就瘪鼓了
大肉头 白 那你大伯哥呢
高老丫 白 大伯哥瘟人那年呐,早见阎王老五了
大肉头 白 哎,老爷们儿全入土了,这家伙可活杵了,这么说家里就剩你跟老婆母了
高老丫 白 唉,还老婆母呢,婆母啊早和公爹髌骨了、
大肉头 白 呀哈,这么说老妹子就是这一家之主了,没收没管的成了欢虎了,年轻小岁数就守寡,横是日子成的享福了吧
高老丫 白 待着你的
大肉头 白 嗯
高老丫 白 刚才我就瞅你挺那啥,整整的越唠越乏,都怨你自己把事弄砸,搁我这嘎达呀,也没有水也没有茶,痛快的,你给我向后转,别搁这鸭子嗑土鳖子,你闲嘎达牙啊
大肉头 白 老妹子,来不来你还翻转儿了,大哥我哪嘎达说的不对劲儿了
高老丫 白 你拿谁不识数儿咋地,你拿谁当二百五啊,年轻小岁数守寡还能享福?
大肉头 白 那这话得咋说呢
高老丫 白 咋说呀?说话要着点谱,得说年轻寡妇守寡受苦,
大肉头 白 嘻嘻嘻,来不来的,上路了吧 哎呀我说老妹子,你说的贼拉对,正合乎我口味,年轻轻的守寡,那是连受苦带遭罪,那滋味儿我可知道啊,
咋地,你这么大个老爷们儿还知道守寡是啥滋味儿
大肉头 白 知道,知道,嘛讲话寡妇光棍儿是一类,受的一样苦,遭的一样罪,白天顾外顾不了内,下晚儿个人一床被,挺好的棉花套子,都他妈蹬个细碎呀,
高老丫 白 这么说,光棍儿还真挺难呐哈,
大肉头 白 恩,要不是难的恶,哪能编成歌呢,
高老丫 白 光棍儿还有一首歌?咋唱啊
大肉头 白 咋唱?左六他妈一就手了,我给你叨两口,啊 唱 光棍儿难来光棍儿难了不是嘛,光棍子没娶媳妇憋得是真眼蓝,寻思起来呀,好心酸呐,嘚嗨嗨,嘚嗨嗨,恩哎唉嗨呦,属骡子的一命货,难把后代传呐,恩哎唉嗨呦,唉嗨呦,唉嗨呦,恩哎唉嗨呦,哎呦,光棍儿难来光棍儿难了不是嘛,光棍儿的身板儿呀全都造完,别提该有哇,多么可怜呐,嘚嗨嗨,嘚嗨嗨,恩哎唉嗨呦,十个光棍儿九个呀,都得腰寒呐,恩哎唉嗨呦,唉嗨呦,唉嗨呦,恩哎唉嗨呦,哎呦,光棍儿难来光棍儿难了不是嘛,光棍子最怕呀受孤单,吃肉也不香啊,喝醋也不酸呐,嘚嗨嗨,嘚嗨嗨,恩哎唉嗨呦,仰八脚望房薄,下晚儿总失眠呐,恩哎唉嗨呦,唉嗨呦,唉嗨呦,恩哎唉嗨呦,哎呦,光棍儿难来光棍儿难了不是嘛,十个呀光棍儿呀,九个不值钱,一见着女的呀,哎,眼睛瞪溜圆呐,嘚嗨嗨,嘚嗨嗨,恩哎唉嗨呦,巴拉狗子舔磨盘,一点也不解馋呐,恩哎唉嗨呦,唉嗨呦,唉嗨呦,恩哎唉嗨呦,哎呦,嗨,一点也不解馋。
高老丫 白 嗨,是挺招人可怜的啊,人家寡妇,比你还难呢,
大肉头 白 寡妇难啥呀
高老丫 白 寡妇难处多,也有一首歌呀,你要愿意听啊,我给你唱两声吧,
大肉头 白 嗯哪,我乐意听,你唱吧
高老丫 白 唉 唱 正月也是里,家家过新年,小寡妇想丈夫,两眼泪涟涟,可惜你的命短,年纪轻轻染上黄泉,撇下我们妇道人家该有多可怜,哎呀我的那个天啊,整天是憋屈巴拉,嗓子还直发言,诶呀我的那个天,春季也是里,三月是清明,小寡妇睡梦中动了春情,梦见了小女婿,走进了我的房中,我二人亲近巴拉,就把那个被窝蒙啊,诶呀我的那个天啊,醒来却竹篮打水闹了个一场空啊,诶呀我的那个天,夏季也是里,三伏热难当,小寡妇想男人,造的病怏怏,黄瓜都上了架,甜杏蜡渣黄,奴家我们没丈夫,谁给买个尝啊,诶呀我的那个天啊,小寡妇坐房中,眼泪都哭干瓤儿,哎呀我的那个天啊,秋季也是里,秋风阵阵凉,小寡妇想丈夫,小脸造焦黄,手拿着花呀布啊,无心用尺量,奴家我们守寡之人穿的哪份花衣裳啊,哎呀我的那个天啊,也省着别人瞅咱不用好眼光,哎呀我的那个天啊,冬季也是里,雪花刮的急,小寡妇没男人,心里好憋屈,屋里就自己,心中还直发虚,奴家我们缺丈夫,跟谁去扯皮,诶呀我的那个天啊,憋的我小寡妇还直劲儿挠炕席,哎呀我的那个天啊,
大肉头 白  我算明白了,你不信这寡妇光棍要到一堆儿,这难事都能去根儿。
高老丫 白  哈哈哈,你呀别越唠越有磊,你别忘了来喝水,啊。
大肉头 白  哈哈哈,可不是咋的,光顾顺嘴扯,都忘了渴不渴。
高老丫 白  你不是说喝点水败败心火吗?
大肉头 白  老妹子你说怪呢,才刚咱们俩那么一乐,我也忘了渴,也忘了饿,浑身凉洼洼一点也不觉着热,要是再坐下唠会嗑吗,我他妈能美出胰子沫来。
高老丫 白  是吗,你就是美出鼻涕泡,奴家也不跟你唠,冲你这块料,我怕你说说就下道。
大肉头 白  你放心,我就是想出个叫,也保证不犯药。
高老丫 白  那,得唠点啥呢?
大肉头 白  唠啥,这不明摆着呢么——我是光棍你守寡,屋里又就是咱们俩,我也别装相你也别拿把,实的灰的都别装假,有话就给他对面瓦。
高老丫 白  听听听听听听,这不是闹了半天又来欺负我们守寡么!
大肉头 白  那这么一说必是妹子不想改嫁?
高老丫 白  不怕你见笑,我做梦都想走道。可就是出了这个门,得找个能耐人啊。
大肉头 白  嘿嘿嘿。。。。。。那老妹子,先瞅瞅你大哥,够不够一说。
高老丫 白  你。。。。。。?
大肉头 白  嗯!我自己觉着挺不赖,
高老丫 白  我瞅你啊,就不招人爱。芥菜疙瘩上席,你不象一盘菜。
大肉头 白  白他妈腆个大脸儿了,人家还没看上眼儿,真是步步不赶点儿。再不拿绝招,又得造杆了。老妹子,你大哥可有点真能耐呀!窗户眼吹喇叭名声在外,不光大神跳的盖,最拿手的好戏是降妖捉怪!
高老丫 白  呀!?刚才你说能降妖捉怪,必是你真有那么大的能耐?
大肉头 白  嗯呢!大马勺摊鸡蛋,一勺子一个呢!
高老丫 白  不是瞎吹呀?
大肉头 白  你看,嘛讲话,那牛皮不是吹的,泰山不是堆的,泉眼不是锥的,罗锅也不是威的,不信试试呗!
高老丫 白  那。。。。。。那你就先看看奴家我。。。。。。
大肉头 白  看你?
高老丫 白  啊!
大肉头 白  唉呀唉呀哈哈哈。。。。。。
高老丫 白  咋的啦
大肉头 白  唉呀唉呀我这不是做梦吧
高老丫 白  唉呀你可轻点叫唤吧,这咋个勾当啊?
大肉头 白  唉呀呀呀呀!
大肉头 唱  大肉头不是啊,把口夸唉咳,小眼睛贼拉拉地打闪沙呀,在外边常把那野食打唉,美女见的多如麻,虽说模样都不差,全都不如你高老丫,要是和你比高下,她们在那都是黑老鸹。皆因你美的呀唉美的那个象大画唉,妖魔鬼怪呀进了家,让你那个嫁给他呀。。。。。。唉,让你那个嫁给他。
高老丫 白  你呀可别白话了,不怪说大神大神,竟糊弄人,装神弄鬼,全靠嘴皮啊,想调理我呀,没门!
大肉头 白  大妹子,你别把硬纲踢,也先不用急,要我说你是盗木冠子发药子,
高老丫 白  咋的呀
大肉头 白  嘴硬身子虚
高老丫 白  啊!。。。我。。。
大肉头 白  你脸发青,眼发乜,家里肯定闹大邪!
高老丫 白  闹大邪?哼!根本就没那疙瘩事儿!你要再瞎说我给你一烧火棍。
大肉头 白  喂呀!说到这个份你还不服劲,打爽还弄孟良上屉,来了火气,我要给你挑明了呢?
高老丫 白  哼,挑明了吧,你说我咋闹邪来着
大肉头 白  咋闹邪,你人单势也孤,自个挺一个屋,每到夜深人静月亮出,就有个老头搁房中连咳嗽带打呼,对不对!
高老丫 白  唉呀,我的肉头大哥呀,没成想你肉头肉脑地能耐这么大,说的一点都不差。要真是能治住更解恰,省得奴家我下晚是往死了害怕呀。
大肉头 白  咳,治邪没问题,可必须得俩人,我一个人没法接下词,最好能想法找个二神。
高老丫 白  咳!缺二神,那好办,这活我能干。一点不用练,一张嘴就刁犯。
大肉头 白  你,当二神可了不地,正经挺不易,跟大神得成家亲密,嘛讲话了,得一个鼻孔出气,着紧蹦子要伺候不上去,扫条做镐把,就得杆屁。
高老丫 白  你来吧,你尽管往下造,不用太关照,当初我们老爷们也常把神跳,还正经有一套,别说奴家没悟这条道,可嘛讲话了,也和跳大神的睡过觉。
大肉头 白  呀哈,这么说是铁丝掐钉子,没帽?
高老丫 白  没帽!
大肉头 白  那老妹子要陪我把神跳,兴许能把我美出鼻涕泡,那可真是老狸猫找蛋,呀,啥味呀!哈哈哈。。。。
高老丫 白  呀你反正就是冷丁整这套哇,我们稍微的还有点害臊,裉劲上啊,还兴许嘿嘿 。。。憋不住笑。
大肉头 白  嗨鼓一响就把脸摞,扯着脖子起高调,大神二神把这造,武武咋咋前拉后哨,折腾的呀就得象吃错了药。
高老丫 白  要那地呀,咱俩就开跳。
大肉头 白  那妹子,上香请神啦!
高老丫 白  来啦!
高老丫 唱  唉。。。。。。唉唉嗨呀头顶房笆脚踩砖哪跪在万马老营盘,眼前有那个小将官哪,抡起了二郎担山鞭,鼓不叫鼓鞭不叫鞭,文王留下的晃神圈,双手一合响连天哪,迎接胡黄和大仙哪唉。。。。唉嗨呀
大肉头 唱  唉。。。。。。唉唉嗨呀神鼓打响叮咚,传到深山古洞中,老仙家你把眼睁,弟子请我下山峰,有人请那个喜盈盈,本座堂前点神兵,大刀把那个二金童,窜山跳涧大兽精,各个古洞把信通,就说仙家要点兵啊。。。。唉嗨呀。唉!神点山里一颗松,单闯人马胡月英,满堂教主胡九宗,黄天霸那个黄天龙啊,调齐兵马随我行啊,人马多了点不清,点上八万就算中啊,搀扶弟子除灾正,扬鞭击鼓下山峰啊。。。。唉嗨呀
高老丫 唱  有弟子唉站堂前,猛打鼓来紧挥鞭,敬上香他就笑开颜,问一问哪位仙家下了高山哪唉。。。。唉嗨呀,胡大愣,他就胡二仙,胡胡瘸子胡老三,头排教主胡大小三,还是二排教主胡二班哪唉。。。。唉嗨呀
大肉头 唱  唉。。。。唉嗨呀叫弟子你听言,不用问来不用盘,别管我是哪一位呀,都是成神得道仙,出古洞,散了关,看看晴天还是阴天,要是晴天骑马走,要是阴天驾云端,越步擎空大路赶哪,一马三将到了营盘哪唉。。。。唉嗨呀
高老丫 唱  唉。。。。唉嗨呀神鼓打那个响连声,仙家大堂好威风,我七里接,八里迎,九里接过马缰绳,头道接过堂前剑哪,二道接过养心厅,大门挂彩,二门挂红,招风的灯笼好大气,二踢脚,那个响在空啊,炸地苏鸟回树中啊,红毡铺地禁踹蹬,一步一拜到堂营,别着忙那个别着慌啊,忙里忙张没地方,老牛拉车要稳当,张飞骗马你坐在中央啊唉。。。。唉嗨呀。头道鼓哇,连声响唉,二拜金我就盘问家乡啊唉。。。。唉嗨呀,老仙家呀你或住北或住南或住平地或住山,或住湖广登嵩山哪或住青岛或住大连,哪条谷来哪座山,哪条河来哪条山,大黑山小黑山,青山朝山和泰山,哪个古洞把性养啊,哪府哪洞炼仙丹,哪府哪洞把经念哪,哪府哪洞你把身安唉。。。。唉嗨呀。
大肉头 唱  叫弟子要听全,仙家从头对你言,往南请往南搬,南海有个大茶山,山上有个聚仙洞啊,我在洞中炼仙丹,今朝正然念经卷,耳热心跳不安然,就知道弟子将我搬,我问何事请我下山,一到堂前举目观,烧火不忘焦烧难哪唉。。。。唉嗨呀。
高老丫 唱  收住马来收住车呀唉。。。。唉嗨呀,口尊老仙细听着,上马倒有规格礼,下马又有礼规格,你或好吃或好喝,你酒饭茶餐用什么,你对奴婢讲啊,你对奴婢说呀,奴婢给你预备着呀唉。。。。唉嗨呀。
大肉头 唱  我一好吃二好喝,红粮细水我用着,叫庐公你别消闲,快快去把钵子搬,没有瞅偷眼观,奴婢斟酒在面前,快把钵子接手间,举到嘴边就要干哪唉。。。。唉嗨呀。
高老丫 唱  烧酒慢用光顾甜,酒大伤身后悔难,三堂大事没办完,老仙千万你别多贪,十个奴婢九个馋哪,剩点酒底你都给咱哪唉。。。。唉嗨呀。
大肉头 唱  叫弟子啊你也别喝,省得大事办砸锅,请我下山为何事啊,一宗一样对我说呀唉。。。。唉嗨呀。
高老丫 唱  鼓差着鼓哇锣差着锣,新娶媳妇怕公婆,顶杯弟子靠神佛呀,万马压压你铺罗,人逢灾难成邪魔,又是卡又是咳,越到下晚是越能作,弟子发呆你是心磨,哪能见死不救活,求老仙你抬胳膊,救救弟子回过活唉。。。。唉嗨呀。
大肉头 唱  除邪魔那个难处多,弄不好哇怕砸锅,不是老仙不救难哪,心里着急
高老丫 唱  当撞鼓当撞威,当桩有事当桩维,养家弟子正遭罪,你不帮扶我倒霉,求老仙你坐在位,青龙护法你
大肉头 唱  叫弟了啊听根由,不是老仙不好求,要除灾你得户口,高老丫得嫁给那大肉头哇唉。。。。唉嗨呀。
高老丫 白  唉呀,没听说老仙还有保媒拉纤的呢,嗯,我何假意应允,完了再说。对!
高老丫 唱  叫老仙,当红媒,听我弟子把话回,只要能把大邪去呀,你让我嫁谁我就嫁谁呀唉。。。。唉嗨呀。嫁给瞎子无反悔呀,嫁给瘸子认倒霉,嫁给大肉头我更觉美呀,保证往后不耍谁,我专门得意那长嘴,弟子我就专门得意他呀长的黑呀唉。。。。唉嗨呀。
大肉头 唱  老仙家呀我没法呀,这个弟了你真做瓜,又沙楞又听话,鸡蛋壳揩屁股是七差喀喳,老仙家呀手展画呀,这就帮你把邪抓,水井棚里用锹挖,怪物就在坑里趴,你别心惊别害怕,怪物是个花蛤蟆,弟子你记住这些话,老仙打马我要回家呀唉。。。。唉嗨呀。
高老丫 唱  老仙家呀唉。。。。唉嗨呀。你要走我就送,送到深山老古洞,轻轻打是慢慢沾,鞍马推开一旁扔,临来你有三通鼓啊,临走送你一阵风,堂上一驾风云声,弟子送你返回程啊唉。。。。唉嗨呀。
大肉头 白  唉呀我的妈呀,可下子把老仙送走了,咱俩也折腾半宿了,婚事你也吐口了,今晚上我就搁这糗了,一会把妖怪一抓呀,咱俩也干脆就一就手得了!
高老丫 白  唉呀,那怪物好抓吗?
大肉头 白  好抓,你瞅着,就跟那水缸边上呢,
高老丫 白  啊?!
大肉头白  你看你看我把它挖出来,
高老丫 白  呀, 是吗!
大肉头 白  你瞅瞅,不就是这个蛤蟆吗。
高老丫 白  唉呀我的妈呀,唉呀,这不是蛤蟆精吗!
大肉头 白  喊啥蛤蟆精啊,你好好看看!
高老丫 白  我不敢呐!
大肉头 白  我给你壮壮胆,让你开开眼,行不!
高老丫 白  嗯!
大肉头 白  好好看看!
高老丫 白  唉呀唉呀!唉呀我的妈呀,这是谁把蛤蟆嘴用线给缝上了呢?啊?
大肉头 白  嘿嘿嘿。。。。。。你寻思呢?
高老丫 白  啊?!你?!
大肉头 白  嗯呢,别人没这么尿性。
高老丫 白  唉呀,你个死鬼呀,这到底是咋个勾当啊?
大肉头 白  嗨嗨,为了娶你高老丫,我使的这个法,蛤蟆嘴里缝上咸盐粒,那天我偷着送到你家,着天下晚打呼噜咳嗽的就是它。
高老丫 白  啊?!是这么回事啊?!这。。。。。。咳!
高老丫 唱 高老丫听完此话脸气黄,大肉头色迷心窍造害我家,今夜晚奴家差点上了当,都怪我是信神信鬼是没主张啊,现如今引狼入室无计可想,只觉得心乱如麻脑袋象醋汤啊,猛见得该死的蛤蟆地上窜哪,我何有再用它把这个老鳖拿。
高老丫 白  唉呀!我说大哥呀!你这心思呀也没少费,奴家我们这心哪还挺愧,那我寻思咱俩捂上被子,咱俩。。。。。。
大肉头 白  唉呀妈呀,老妹子这么高兴我给你下跪。
高老丫 白  哼!嗨!咱们公母俩还用着这个啦!唉呀妈呀,唉呀妈呀,这蛤蟆呀在地上逛,我一瞅就心跳,你麻溜的把它处理掉,咱们俩消停的好睡觉。
大肉头 白  唉,我他妈把它埋上去咋样你说。
高老丫 白  啥咋样,你快去吧!
大肉头 白  嗯呢!
大肉头 白  唉老妹子,你插门干啥呀?
高老丫 白  哈哈。。。。。。哈!好容易把你撵出房,我怕随后进来狼!
大肉头 白  那我。。。。。。
高老丫 白  你呀,别看你是老油子,也一样给我滚球子,折腾了一溜遭,闹个瞎子点灯白费蜡头子!
大肉头 白  啊!老妹子,老妹子唉!
大肉头 白  唉!活丝拉叫人蹬出门儿,白他妈跳了半宿神儿。
高老丫 白  这回让你崴了泥儿,往后少来扯犊子儿!哼哼哼。。。。。。,哈哈哈。。。。。。,哼!!!欲知二人转双跳神【韩子平.关长荣】含唱词如何,十品戏曲网请您欣赏二人转双跳神【韩子平.关长荣】含唱词。二人转双跳神【韩子平.关长荣】含唱词剧情介绍由十品戏曲网—精粹戏曲文化大观园(整理),转载请注明!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