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戏曲

越剧《追鱼·书馆》 汪秀月

越剧《追鱼·书馆》_汪秀月 介绍

追鱼·书馆歌词
张珍:
(唱)碧波潭微波荡漾
桂花黄清影横窗
空对此一轮明月
怎奈我百转愁肠
(白)哎
想我张珍
爹娘在世之时与臣相金宠之女牡丹小姐
幼年订下婚约
不幸亲亡家败
无奈只得到金府投亲
岳父见我衣衫褴陋十分不喜呀
就命我在碧波潭畔草堂功书
这婚姻之事他从不提起
不知我那这牡丹小姐心意如何
哎好不烦闷人也。(唱)说什么姻缘本是前生定
又谁知人情纸一张。他金府三代不招白衣婿
我张珍何时得中状元郎。又听得一声声鲤鱼跃浪
把月影散成了万点银光。(白)鲤鱼(唱)鲤鱼呀!你那里凄凉水府
我这里寂寞书房。我白衣你未成龙
我单身你可成双。咫尺间情愫难通
空惹下满腹惆怅。(白)哎、鲤鱼无知
说他作甚啊
还是回书房功书去吧。
鲤鱼精:
(白)小仙鲤鱼精是也
秀才张珍在此功书
蒙他多情
每日顾盼于我
他怜我水府凄凉
我慰他书房寂寞
有何不可。噢
不免待我变作牡丹小姐的模样
前去一会便了。(唱)且把真身暂隐藏
变作牡丹小姐俏模样。今晚鱼儿巧梳妆
做一个神女去会襄王。只见他头懒抬眼倦开
脸庞儿与那潘安一样美。我与你水府人间各一方
却为何欠下这笔相思债。待我上前去唤醒他
只恐他醒来要将我怪。我若是不唤他
这万千相思怎丢开。君子啊……君子啊! 秀才家瞌睡从来大
教我如何去安排?这缸中就是清凉水。
张珍:
(唱)满脸水珠何处来……(白)啊呀呀
我门儿未关到先打起瞌睡来了。(唱)你是谁家窈窕娘
因何月夜到书房?
鲤鱼精:
(唱)他问我何事到书房
这叫我羞人答答口难张。
张珍:
(白)哎你为何沉吟不语啊?
鲤鱼精:
(唱)张郎啊
我就是幼年定婚……
张珍:
(唱)莫非是牡丹小姐到书房?
鲤鱼精:
(白)小名儿虽叫牡丹
却有愧国色天香。
张珍:
(白)啊呀呀
果然是小姐来到书房。啊呀失迎呀是失迎。
鲤鱼精:
(白)不敢啊是不敢。
张珍:
(白)小姐请坐啊。小生书房间陋
噢、何不到月下打坐
小姐请啊。小姐请坐啊。
鲤鱼精:
(白)哎你也请坐啊。
张珍:
(白)我有、我有啊。
鲤鱼精:
(白)张郎。
张珍:
(白)小姐请、请啊。
鲤鱼精:
(白)请坐。
张珍:
(白)好一个美貌小姐。
鲤鱼精:
(白)好一位英俊的秀才也。
张珍:
(白)小姐。
鲤鱼精:
(白)张郎。
张珍:
(唱) 我张珍远道来投亲
蒙岳父命我在碧波潭畔攻书文。我常把自身比张羽
怎奈是无缘难把龙女亲。今晚多感小姐来
莫非眼前是梦境。
鲤鱼精:
(唱)岂不闻琴中久感张郎意
梦里先来了龙女魂。
张珍:
(唱)好一个梦里先来了龙女魂
小生是一介寒士家道贫。功名未登龙虎榜
怕误了小姐你终身。
鲤鱼精:
(唱)你休蹉一介寒士家道贫
我看你定有锦绣好前程。但愿得夫唱妇随常相叙
却比那玉堂金印胜十分。
张珍:
(唱)她不单桃李丰神容颜美
更有那湖海豪情令人敬
我道姻缘已无份
却谁知今晚月下又相亲
喜滋滋重把礼来行。未知你呀何时再降临?
鲤鱼精:
(唱)从此每晚二更后
我在那亭前花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