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戏曲

安徽庐剧钓金龟 选篇

安徽庐剧钓金龟_选篇 介绍

康氏:【二黄原板】叫张义我的儿啊听娘教训,
待为娘对娇儿我细说分明:
儿的父他遭不幸丧了性命,
抛下了母子们怎度光阴?
是为娘守贞节我不听他论,
皆因是我的儿年小,
娘在中年我怕的是百年之后身入九泉,
难见儿那去世的先人,我的儿啊!
张义:(白)啊!您说什么?当初么,我爸爸死了,那会儿我么岁数太小,为的是么照看我。您哪还别说这个,您要说照看我呀,这会儿我可长大了!我说不养活就不养活,任凭你怎么说,海凭你怎么说,我不养活!我不养活我!
康氏:【二黄原板】有几个贤孝子听娘来论,
一桩桩一件件娘记在心。
那大舜耕田为的都是孝顺,
丁兰刻木、莱子斑衣、
那孟宗哭竹、杨香打虎,
这都是那贤孝的儿孙哪,
我那不孝的儿啊!
张义:(白)嘿!这倒不错啊!怎么着?到这会儿您跟我提二十四孝?您甭说二十四孝,您就说苦词我也不养活!二十四孝哇?还四十八孝呢,九十六孝都不孝!说不养活就不养活,不养活定了我!
康氏:【二黄原板】这几辈贤孝子休得来论,
还有那不孝人说与儿听:
清风亭张继保他天雷报应;
韩信将未央宫速报幽冥。
为娘言语儿不相信,
怕的是我的儿头上有那四值功曹查看儿的身。
我的儿行孝道将娘奉敬,
自有那天爷在暗地里查巡。(白)儿啊!讲了半日,还是奉养为娘的才是啊!
张义:(白)呵呵!好嘛!您说了半天,我就应该养活您哪?没告诉您嘛?任凭您怎么说,海凭您怎么说,说不养活我就不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