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 Shapplin - 主页

随便听几首

Emma Shapplin歌迷最喜欢的歌曲

全部0首歌曲

序号 歌曲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1 Nothing Wrong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2 The Hours on the Fields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3 L Absolu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4 Reptile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5 Number 5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6 White Sail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7 My Soul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8 Sur L Eau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09 Number 9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10 La Promenade De San

播放 收藏 歌词 下载 铃声

Emma Shapplin的精选专辑

全部0张专辑

Emma Shapplin的个人档案

更多详细资料

  这种艺人出现在传媒的时候,相信没有人会将目光转开,那怕她是一位大家从来都没见过的人,都会立刻为她陶醉,迷恋的不只是她的外貌,更是那震撼人心的高音。然后你会竖起大拇指说:“她真是天生吃这行饭的!”这就是 Emma Shapplin 给我的第一印象。于是就这样,唱片公司为她砸下了大钱,当她的歌声在媒体曝光后,立刻席卷全欧洲,踩着莎拉·布莱曼《告别时刻》刚刚打下的基础,不费吹灰之力,Emma Shapplin 攻陷了整个大西洋东岸,相信没多久西岸也很快便会沦陷……

  Emma Shapplin 的《无尽的爱》继莎拉·布莱曼之后,征服欧陆;享誉全球的跨界美声新女神,加盟环球唱片首张发烧天碟;浪漫、神秘与热情,撩拨听者无尽遐想的天籁美声,如梦似幻的高质感音乐;她的歌声融合了歌剧中欣喜若狂与多愁善感的戏剧性,以及流行音乐中的情色诱惑与直接坦白……

  出生于巴黎,拥有高亢圆润的天籁美声与冷艳模特儿外貌的 Emma Shapplin,11岁时听到歌剧《魔笛》中的花腔女高音曲《The Queen of the Night》,燃起了她与歌剧的爱恋关系;14岁开始接受正统声乐训练的她,浸淫于歌剧以及美声唱法之余,也曾担任重金属摇滚乐团的主唱、更远赴纽约演唱了一阵子的节奏蓝调,当她回到法国之后,继续歌唱课程,并开始思考寻找新的诠释方式,发明一种独属于自己的演唱风格。97年和法国作曲家/流行歌手 Jean-Patrick Capdvielle 合作的专辑《Carmine Meo 永远的恋人》,成功登上法国专辑榜冠军,在荷兰、西班牙、意大利、瑞典、希腊、加拿大、与拉丁美洲都创下佳绩,全球累积销售量超越一百五十万张,成为继莎拉·布莱曼之后,征服欧陆、享誉全球的跨界美声女伶。

  加盟新东家 Ark 21,Emma Shapplin 和曾一同参与《全面失控》电影原声带的作曲家 Graeme Revell 再度合作充满诗意的见识与清晰意象的最新大碟《Etterna 无尽的爱》。在洛杉矶、巴黎与伦敦知名的 Abbey Road 录音室录制的新辑,所有歌词都出自 Emma Shapplin 之手,不但能唤起听众丰富的情感,同时还带有视觉的特质。Emma Shapplin 特别用14世纪古典的意大利文来创作与演唱歌词,在她飘逸而华丽的音色妆点之下,营造出超越时空、梦幻般的感觉。

  Emma Shapplin 认为如果上一张专辑具有土与火的个性,那么带着罕见而亲密美丽的《Etterna》就像是空气与水,它的音乐性是轻柔而温和、敏感而脆弱,但同时,它又是黑暗而奢华,像是一种浓烈的香水、或是一块有皱折的天鹅绒。《Etterna》是一张拥有自然、完美平衡感受的专辑,绝对值得细细鉴赏品味。

  在唱片市场上,融合了古典与流行的“跨界”产品,一直是一块相当“另类”的领域,只要策略正确,往往可以缔造令人讶异的销售成绩。1997年,来自法国的女歌手 Emma Shapplin 就以一张《Carmine Meo 永远的恋人》轰动了国际,当时她才二十三岁,在歌曲中却是以如今几乎已经没有人会使用的古老拉丁文来演唱,但尽管很少人能够真正的听懂她在唱些什么,那种美声的表现却令人难以抗拒,甚至在排行榜上还曾经超越了 Celine Dion 与 Madonna。五年之后,Emma Shapplin 再度出击,推出第二张个人专辑《Etterna 无尽的爱》,也再度引起热烈的回响。

  年轻貌美的 Emma Shapplin,被唱片公司形容为“媲美 Sarah Brightman 的跨界美声新女神”。的确,她们有好些地方是相当相似的:两人都不是正统音乐学院科班出身的,都曾经唱过摇滚与流行,也都喜欢用“古老的语言”来演唱。不过,她们之间仍然有着不少的差别。

  Emma Shapplin,1974年五月出生,在巴黎南部的郊区长大,父亲是警察,母亲则是个秘书。小时候的她非常粗线条,甚至几乎被形容为 Tomboy,喜欢爬树、踢足球等一般“传统”女孩子们多半敬而远之的活动,对于音乐与歌唱,也没有任何的兴趣。但是,她的命运却在她十四岁那年起了变化:一个朋友介绍她认识当地的一位歌唱老师。那位七十岁的老太太,年轻时代曾经是个歌手,见到 Emma Shapplin 之后,热心的教导她歌唱。说也奇怪,向来不曾喜欢音乐的她,突然对歌唱萌生了惊人的热情,把所有空闲的时间都用来练习歌唱的技巧,逐渐激发了潜能,展现了一个出色的女高音歌喉。

  尽管进步神速,Emma Shapplin 的家庭却没有给她任何的鼓励。事实上,在一年多之后,父母甚至拒绝让她继续声乐的课程,也禁止她参加学校合唱团的练习,因为他们希望女儿从事比较“正经”的工作。但是,这样的压力反而引起了反弹,Emma Shapplin 拒绝接受父母安排的秘书训练,打定主意要成为一个职业的歌手,同时梦想着有一天能够在莫扎特的歌剧《魔笛》中演唱《夜之女王》的那些咏叹调。只是,这条路并不是那么好走的,为了继续向前,她只好暂时妥协,接受一些比较“普通”的工作。当地有一支重摇滚乐队邀请她担任主唱,她立即接受。接下来的三年间,Emma Shapplin 暂时把女高音歌唱家的训练摆在一旁,甚至为了配合重摇滚的表演,还刻意的每天抽两包香烟,让自己的歌声变得比较粗糙。另外,她也答应父母的要求,开始接受女秘书的相关训练。十八岁那年,她参加秘书资格甄试,惨遭淘汰,但是她一点都不在乎,因为她内心真正希望的是完全不同的愿景。

  重摇滚,毕竟不是 Emma Shapplin 真正喜欢的。有一次,她观赏了一出歌剧,深深的受到感动,也再度唤醒了她对古典声乐的热爱。她离开合唱团,开始到处打工,把所有赚来的钱用作学费,恢复声乐训练的相关课程。随着技巧的越来越进步,她决定专心的向歌唱事业进军,并且开始参加一些主要的歌唱比赛。有一天,她在一次宴会中,遇见了一个80年代的法国摇滚创作歌手、过气之后从事音乐录像带导演的 Jean-Patrick Capdevielle,两人一见如故,天南地北的谈了很多事情,丝毫没有察觉时间的流逝。最后,Emma Shapplin 突然福至心灵的提议,一起来制作一张专辑。就这样,他们花了一年半的时间精雕细琢,完成了《永远的恋人》专辑,所有的歌曲都是原创的,主要由 Emma Shapplin 与 Jean-Patrick Capdevielle 共同谱写,歌词采用的是拉丁文与十四世纪的意大利文,音乐则结合了古典与流行,有交响乐团、歌剧合唱团,也有最现代的电子合成乐器,虽然推出之后没有几个人真正听得懂,那种特殊的情调却造成了轰动,在法国市场上,不到三个月就卖出了十万张,接着又进军国际,继 Andrea Bocelli、莎拉·布莱曼等跨界歌手之后,也获得了热烈的回响,创下一百五十万张的惊人销售数量。

  “一夜成名”的 Emma Shapplin 并没有因为走红而立即乘胜追击,也没有像一般歌手那样到处巡回演唱。她花了四年的时间仔细琢磨,才在2002年六月发表了第二张专辑《无尽的爱》。或许是由于她拒绝推出短期速成的作品,因此跟原先的唱片公司发生冲突而解约,所以该公司后来推出的《永远的恋人》续篇里面,担任演唱的就是别的歌手了。这回,她仍然继续使用古老的意大利文,亲自撰写所有的歌词,同时在音乐上与曾经制作过《Tomb Raider》、《The Crow》和《Red Planet》等热门电影配乐的名家 Graeme Revell 合作。在2000年发行的《全面失控》配乐中,Emma Shapplin 就曾经应邀担任演唱,精彩的表现赢得许多影迷与乐迷的推崇,由于合作愉快,两人这次再度结缘。

  在 Graeme Revell 的主导之下,这张专辑的音乐添加了更多“现代化”的元素,除了伦敦爱乐交响乐团之外,不但有电子合成乐器,更大量采用了各种音效。上一回的《永远的恋人》,主题比较侧重于“火”与“大地”,而这次则围绕着“水”,因此我们可以听到各种水流与海浪的音效,而 Emma Shapplin 在歌曲中更是扮演着许多不同的角色,从小精灵、女巫、老妇人、小男孩、迷失的灵魂,到一个疯狂的女孩,堪称是千变万化,相当有趣。另外,跟上次的专辑最大的不同,还包括了歌曲的“独立性”。这次的歌曲,有如持续奔流的小溪,几乎是彼此互相连结的,而大量运用的音效,更使得某些歌曲“前奏”长达一分半以上。在歌声的表现方面,Emma Shapplin 也是多采多姿的,有的时候轻柔有如梦呓,有的时候又悠扬嘹亮,有时无比的压抑,有时又热情奔放,充满了变化与神秘的感觉。

  这是一张不能单纯用听觉来评断的专辑,因为,除了声音的表现之外,专辑附册的设计也非常的突出,显示出整张专辑概念上的艺术指导相当的强。当然,这样的表现,也是更为“极端化”的,所以有的人可能非常喜欢,也有的人却会认为“弄巧成拙”,比不上《永远的恋人》。音乐,是一种非常主观的艺术,因此我们无法斩钉截铁的告诉你它究竟“好”还是“不好”,必须要靠你自己去体会、去感觉。

  同样是演唱跨界歌曲,同样是将古典唱法融入流行曲调,同样有着姣好的面容和身材,Emma Shapplin 在音乐选择上,有着不同于其它歌手的特立独行之处,不捡“古乐新唱”的现成便宜,也不在歌曲中强调励志温馨,Emma Shapplin 在最新专辑《Etterna》中,全部的原创歌曲除了一展她的美妙歌喉,也证明她对于音乐概念能够有完全掌握的能力。藉由她认为最有剧戏性、也最浪漫的意大利语言,Emma Shapplin 以精彩的演唱红花和适如其份的绿叶编曲,用充满光芒和水、火等自然元素的词句,编织出属于她心目中的罗曼史伊甸园。

  这次整张专辑的音乐皆由 Emma Shapplin 发想出概念,再与制作人 Grame Revel 共同谱出旋律,虽然都是原创歌曲,仍有着动听的旋律线条和荡气回肠的音乐起伏,而配合整张专辑的统一概念,也不时会加入戏剧性的元素。Emma Shapplin 本人同时也担任和编曲的大部份工作,选择以教堂式的合声和弦乐团营造出空间感和古典圣洁的味道,而在有 Stephane Lottier 与她共同编曲的歌曲中,则加入现代节拍和音效调和,显然是用来平衡 Emma Shapplin 较为古典走向的编曲手法。在主打歌《la notte etterna》宛如舞曲葛利果圣歌的编排中,Emma Shapplin 的声音和合唱团呈现时而互补、时而融为一体,让长期浸淫于古典声乐界的 Emma Shapplin 展现对于声音本质的敏锐度,在逐渐飙高的声音中自然散发出不属于暗示性的性感。而在《da me non venni》中,Emma Shapplin 同样擅用她声音和演奏乐器的互补和配合,做为开头的简洁低沉弦乐,若隐若现的合唱,完全古典化的编曲抽离流行节拍之后,配合 Emma Shapplin 如波浪般的声音,自然的声腔转换有着漂亮的结合,即使在演唱起具有空灵味道的歌曲时,Emma Shapplin 的声音在流转于旋律之时,仍然有着适度重量,在飘浮中有着强大的稳定性。有时 Emma Shapplin 也会试图利用反拍节奏来增强专辑中的戏剧性和情绪张力,在调性十分一致的音乐中,听得出在细微处的音乐用心。

  歌词内容谈的都是形而上的爱情和救赎,从专辑开头的雷声效果,到最后主题的重现,完整描绘出一幅古典罗曼史的故事画面,Emma Shapplin 以诗句的方式呈现,配合着音乐型式有着浪漫和激情的加乘效果。尽管选取意大利语做为演唱方式,是因为 Emma Shapplin 认为这种占据了大部份古典歌剧的语言最具有浪漫感觉,然即使不听演唱的语言,单单是 Emma Shapplin 的高音就足够为浪漫烛光晚餐做出最好的催化前奏曲。而 Emma Shapplin 对于音乐概念的坚持和歌曲中即使爱情浪漫但是纯然洁净的情绪,也让她在不一昧追求流行之余,能够在相似的音乐中,塑造出自己的音乐形象。

Emma Shapplin的留言板

正在载入,请稍候...